當年鄧小平的一句話力挽狂瀾,穩住政權:「黑貓白貓,抓到老鼠就是好貓…讓一部分人、一部分地區先富裕起來」。這句話,等於是執政者與人民簽下了一個契約─甲方向乙方承諾改善乙方的經濟生活,乙方則同意讓甲方繼續執政。這個執政者和人民之間的甲乙默契,可以稱之為「鄧氏約法」。隨後30餘年的改革開放,其間的各種政治動盪,乙方基本上都概括承受了,因為經濟生活確實在不斷改善中。



時光來到了2012,「鄧氏約法」受到了嚴峻的挑戰。雖然乙方的經濟生活還在改善博客來書局網路書店中,甚至是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改善中,但是,這時已經無人不知,「鄧氏約法」下所產出的最大塊經濟肥肉其實都落入了甲方口袋中。乙方開始追問一個常識性的問題:中國有那麼富裕嗎?富裕到了甲方拿走了那麼多肥肉,而我還有房有車有存款?我的財產是真實的嗎?穩當嗎?

讓我舉一個實例。1位40餘歲的國有金融企業副總,姑且稱他為李先生,名下有兩處北京房產,市值千萬人民幣,銀行裡有幾百萬人民幣的存款,夫妻月收入5萬人民幣。放到任何一個其他國家,李先生1家3口應該都是小富人,此生應該無憂。但是,李先生對未來的人生卻有高度的不安全感,甚至不知道他的身家10年後還是不是他的?還值多少?重點是,李先生還是個黨員。

李先生的不安和質疑,代表了30餘年來那先富裕起來的「一部分地區、一部分人」;若連這個族群都如此感覺了,那更不用說那些身處其他「大部分地區、大部分人」的不安全感了。「鄧氏約法」在甲方的權力結構現實下,30年下來究竟是黑貓還是白貓?一部分人、一部分地區富裕起來後,接下來怎麼辦?鄧小平把問題留給了後人。

2012年習近平執政後,給出的方案是「治黨、打腐」。治黨打腐不是新方案博客來網路書局,因為已經喊了30年了,結果是越治越貪、越打越腐。貪腐的現象控制不住,有些人歸咎於「只打蒼蠅、不打老虎」,但也有明眼人指出,貪腐本來就是過去30年經濟起飛的原動力,沒有腐敗這潤滑劑,中國經濟也不會崛起。將這兩種看法放在一起,其實透露了中國經濟模式內的一個最根本的矛盾:不打老虎,中國的貪腐會越演越烈,人民不可能繼續容忍;而若打了老虎,其嚇阻效應將使得國家經濟機器的運轉失去「潤滑油」而停擺。

事實上,習近平的2012~2017這任領導班子,正是落入了這種兩難。習的「打虎無上限」動了真格,拉下了如前常委周永康、軍系最高領導徐才厚、郭伯雄,以及數位在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、無數的省部級幹部,的確讓人民看到了魄力和決心,但是其派系株連的寒蟬效應,也使得國家行政機器陷入了整體不作為。

很顯然地,「鄧氏約法」在中國的權力結構下進行了30餘年之後,在兩個方面都已經走到了盡頭。其一,即使是那些一部分地區的一部分「先富階級」,都已經開始感受到強烈的不安全感,其二,以「打大老虎」來解決結構性貪腐問題已經陷入進退不得的兩難。

中國當下急需一個甲乙雙方的新約法,這任務落到了習近平身上,我們姑且稱之為「習氏約法」。「習氏約法」必須涵蓋幾個層面:一、如何在把貪腐這個「生產力元素」從黨機器、國家機器中消除後,行政機器依然可以恢復運轉;二、如何讓「已富階級」對自己的合法資產安心;三、如何讓「未富階級」對生活未來有信心。

這絕不是一件容易的工作,正如習近平的博士論文導師、人稱國師的清華大學孫立平教授在最近一篇文章所說,習近平的改革落入了兩個陷阱:左陷極權,右陷權貴。文中說:「為了壓制住權貴集團,很容易走到極權的路子上去。但如果權貴占了上風,很可能又是一場對社會和民眾財富進行掠奪的戰爭。無論哪一種,結果都不堪設想。」

中國的政治、經濟、社會總體,實質上又再次處於當年鄧小平面臨的局面,但這一次形勢更為險峻,甲方執政的合理性能否持續,端看今年中共19大所提出的「習氏約法」內容,乙方是否買帳了。

(作者為戰略顧問公司負責人)

(中國時報)

博客來 折價券
4556F172A47FDBE2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利靜宜

violetsilvo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